评书网,钱包,古诗词,高速公路,防晒霜

薛仁贵和薛丁山谁厉害,《薛仁贵》中大唐军神薛仁贵是薛仁贵的儿子用箭射死的吗?


时间:

家住遥遥一点好,飘飘四下影无踪。儿童三岁千两价,保住跨海去征东。说的就是薛仁贵,这本薛仁贵征东曾经是我童年的美好回忆,那个时候农村很少书籍,这本小说我是如饥似渴看完的,来来回回看了好几回,小说中薛仁贵的确是被薛丁山一箭射死的,说的是一报还一报,薛丁山小时候也被薛仁贵用箭射过不过被一世外高人救了,原因都是跟老虎有关,薛仁贵就是白虎转世……故事情节很吸引小时候的我,后来历史课本上倒是不怎么见到薛仁贵,可见小说有点夸大了手法,不过我很感激那个时代,感谢清贫的岁月带给我无限的欢乐

历史上的薛仁贵是病死的。不过,这里且不论历史,只说各版本评书里薛仁贵归天的情节。

有的评书版本里,薛仁贵的确是被薛丁山射死的。故事中传说,薛仁贵是白虎星下凡,到了白虎关,犯了地名。敌将杨藩施法,薛仁贵走在街上,看在薛丁山眼中是一只老虎,于是箭射猛虎,结果射死薛仁贵。

有的版本里没有杨藩,因为按时间上算,丑鬼杨藩——也有叫杨凡的——还没出场,只说薛仁贵天司夺禄,减算除年,到了该过世的时候。薛仁贵在病中昏昏迷迷,灵魂化虎出现在街道上,被薛丁山射中。灵魂归位,薛仁贵惊醒,吐血而亡。

在另外一些书里,也就是纯长枪袍带书里,没有神话色彩。他们讲这个故事,都是说因薛仁贵在锁阳城曾中了苏宝童的火龙毒镖,这时毒伤再次发作,加上之前薛仁贵怒打薛丁山,昏迷之际梦到自己身化白虎,在街上被薛丁山射中,忽而吓醒,最终吐血而亡。

各版本评书,侧重的地方也不一样。侧重薛家将的书里,基本都会用这个故事。比较著名的就是《薛家将》《两辽王》《薛丁山征西》,包括《混唐》都差不多。

民国孔少杰先生的《花唐》里,薛仁贵在李靖的衣冠冢里吃过九牛二虎一条龙——面的,因此具有九牛二虎一龙的神力。但是,龙是不该他吃的,说他没有吃龙的福分。到了征西的时候,哈密国龙气尚存,而薛仁贵是白虎,青龙克白虎,注定他战败,被天丑星杨凡做法杀死。

《少西唐演义》里,则是薛仁贵在白虎关白虎山白虎庙(靠!绕口令啊!)遇到杨凡,被杨凡大槊磕飞方天戟而败走,恰巧薛丁山把樊梨花气得跑回寒江关,被赶出白虎关后正躲在庙内,看见此景,用玄武弓朱雀箭来射杨凡,没想到薛仁贵扭脖子,这箭正好给薛仁贵钉上。

而专门侧重神怪斗法的神话故事里,也就是以樊梨花为主,薛丁山为辅的书里,薛仁贵则换了几种死法。那样的书里,薛丁山简直不过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废柴,什么忙都帮不上。

薛仁贵被丑鬼杨凡所害,是其中之一。

有的版本里,是说樊梨花与驴脸道人斗法,驴脸道人设下反三才绝户阵,因为担心薛仁贵看过天书而被识破,设七十二盏夺命灯,一天弄灭一盏,把薛仁贵给弄死了。

有的版本差不多,是说驴脸道人设夺命灯计,樊梨花则用延命灯来帮助薛仁贵。倒霉熊孩子薛丁山,闯进樊梨花大帐,误踏倒了延命灯,间接害死薛仁贵。——这个,就跟《三国》里魏延干扰了诸葛亮穰星的情节几乎是一样的了。

反正,大部分版本里,薛仁贵算是间接死在薛丁山的手里。

在《樊梨花靖西》里,则是太子李治亲征,中了飞龙僧之计,困在绝唐谷,薛仁贵为救太子独挡西凉兵,最后被地雷炸死。太子李治误走玉门关,被姜平(罗平,罗成侄子的儿子)所救,然后才轮到薛丁山、樊梨花等人出世。这个版本其实更符合薛仁贵的英雄形象,毕竟死在儿子手里实在有点太窝囊了。

题外话。反正不论哪个故事,可以没有苏宝童、没有杨凡,但不能没有和尚老道。因为有的书里,苏宝童在秦英征西的时候就被宰了,杨凡在有的神话里是个妖精,最后被炼成丹了,反正比薛仁贵死得还早。各个书里,和尚叫飞钹僧、飞铙僧、飞龙僧;老道叫铁板道、驴脸道等等,反正越是神怪斗法类的,越得有和尚老道。

而薛仁贵自从征东平辽以后,在征西的书里,大部分时间是以废物的面目出现,跟谁打都打不赢,而且脑子短路,军事指挥失策,刚愎自用、顽固不化、不近人情,有的版本里还逼死了妻子樊金定,总之是没个大将应有的模样,基本上可以说是征西类故事前半段里本阵营中的反面人物。一般来讲,只要看个开头,就能确定这家伙肯定不得好死。

征东和征西,人物形象的落差太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