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钱包,古诗词,高速公路,防晒霜

嘉靖帝,嘉靖帝为什么要杀夏言?你怎么看?


时间:

夏言的死还搭上了时任三边总督的曾铣,这是更让人惊异的:一个是堂堂帝国宰辅,一个是年轻有为的边关大帅,两人名声还都非常好,为什么就这么被杀了呢?

夏言

这一事件的起因是河套平原。河套平原水草丰美,环境优越,素有塞外江南的美称。再加上其战略位置的重要性,使得从汉朝到宋朝的历代汉家王朝,均视河套为必争之地,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北宋王朝的覆灭与其对河套的态度有着直接关系。

河套平原

嘉靖年间,蒙古人已经盘踞在河套地带很久,对陕西乃至整个北方的防御都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出河套向东可以直接进攻宣府大同,给京师造成巨大压力;向西则可侵扰延安、宁夏、甘肃等地,西北边陲遂不得安生。敌人还可以凭借黄河之险、群山之利,有效的抵挡明军的进攻。明孝宗、明武宗两代皇帝均想收复河套,最后却都无疾而终。

明武宗朱厚照

三边总督曾铣看到了这一点,他深知河套地带的重要性,也看透了历任辅臣不提收复河套只不过是只求无过不求有功的心态。他毅然决然地上书,请求皇帝支持他征伐河套,并且保证三年内一定可以克服河套。

曾铣

奏折呈到御前,皇帝没有什么表示,将这封奏折交付内阁会同兵部讨论决定。内阁诸臣也犯了难,将这个问题下给了所有边将讨论。还没讨论个结果,圣旨就下来了,激赏了曾铣,并且拿出二十万两私房钱(内帑)表示支持。曾铣更加感到天恩浩荡,加紧准备作战计划,撸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场。

越南内帑银

曾铣的建议在内阁中也获得了时任内阁首辅夏言的全力支持。夏言的能力无需多言,而其野心也是极大的,他也深知河套对中原王朝的重要性,想借机建下不世之功勋。而且他和曾铣之间还有点裙带关系:夏言的继妻的父亲苏纲和曾铣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再加上曾铣本就是极其能干之人,夏言便密奏皇帝,表示诸将之中没有比曾铣更忠诚更能干的了。也正是因为夏言的全力推荐,嘉靖皇帝才会在交付群臣讨论还没讨论个结果出来时就主动表示支持曾铣。可夏言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样子给了成天想着弄死他的严嵩一个绝好的机会。

严嵩

严嵩和锦衣卫都督陆炳勾结在一起,成天谋划着怎么要夏言好看。而正在此时,皇帝突然向内阁传旨:“如今征伐河套,师出有名吗?军饷够吗?一定成功吗?如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曾铣不足惜,可黎民百姓遭到荼毒怎么办?”这本可以视作是军事行动前对己方的最后一次审查,却让严嵩抓住机会,夏言和曾铣的冤狱也就敲定了。

嘉靖帝朱厚熜

严嵩立刻上书河套绝不可收复,还暗中弹劾了夏言,并且故作姿态请求辞职以激怒皇帝。皇帝自然不让他走,于是严嵩直接明着开始攻击夏言,表示“内阁有关褒奖曾铣的谕旨均是夏言一人草拟,我并不知情”。这一下夏言就顶上了擅政的罪名。而兵部尚书也落井下石,也表示河套不可收复,一时间整个时局出现了大反转。

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最恨阁臣专权和将相勾结。嘉靖更是其中的典型。他立刻派人去把曾铣押往京城,听候处理。此时的嘉靖到底还有些理智,知道曾铣是个能臣,没有打算杀他。可严嵩并没打算放过他,在曾铣还没到北京前,就把自己那个废物干儿子、因为犯法被曾铣弹劾的仇鸾犯的罪名全部扣在曾铣头上,还栽赃苏纲受曾铣之子委托贿赂内阁。

这份证词没有任何证据,而嘉靖已经掉进坑里了。曾铣刚到北京,就和儿子、苏纲一起下了大狱。刑部等单位想要搭救曾铣,但皇帝必须要他死,遂给他定了“结交内阁”的罪名,斩首示众,立即执行,家人流放二千里。

曾铣蒙冤

曾铣被处死的时候,夏言已经因为被强迫退休而走在回乡的路上。刚到通州,前来抓他的锦衣卫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当他听到他的罪名是与边帅勾结的时候,老人直接从车上摔了下来:“天啊!我这回必死无疑!”

夏言、曾铣之死,毫无疑问是彻头彻尾的冤狱。而严嵩之所以能借机害死他们,则纯粹是抓住了嘉靖作为帝王,提防臣子们互相勾结的过敏得有些变态的心理。而出于报复别人的快感,造成名臣名将含冤离世,无数生灵惨遭涂炭,这样的严嵩,又怎能不祸及天下?

夏言,字公谨,贵溪(今江西贵溪市)人。明正德十二年进士,在嘉靖朝很长时间担任内阁首辅。

夏言的死,终究是明朝党争和争权夺力的结果。夏言不结党,他为人刚正,豪迈有才能,推荐很多能人担任要职,比如徐阶。但他也排挤其他人,比如严嵩举荐的人,虽然他在皇帝面前成天反驳别人,独来独往,但他任人的行为已经给人一种结党的错觉。

导致夏言被处死的导火索,是陕西总督曾铣提出要收复河套事件。嘉靖二十五年,河套地区起义,蒙古人抢掠边境。秣马厉兵的曾铣上奏请求趁机收复河套地区。嘉靖热血沸腾,让内阁商议,夏言看到皇帝大人这样表态,也是慷慨激昂,觉得曾铣可以完成任务,写文书上奏嘉靖曾铣可以信任,河套应该收复。当然,他的这些决议习惯性的绕过了副首辅严嵩,他以为他跟往常一样是默认了的。

不过文书呈到嘉靖面前,嘉靖反问“今逐套贼,师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意识很明显,你一个曾铣和一个夏言能够收复河套?此时的严嵩却当即表态“复套之举断不可为!” 。夏言懵了,这个一直被自己压着不敢说话,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人居然这时候出来反对,也当即进行回应“严嵩并没有不同意见,所有的事情都委托给我的”,你既然反对,为什么当时不说,现在才站出来归咎于我,是何居心?皇帝大人给了夏言一个回应“强君胁众”,于是夏言就这样被革职回家了。

夏言下台了,严嵩自然不会放弃彻底整垮夏言的机会,因为他上次揭发夏言的短处,皇帝大人革了夏言的职,然后又重新重用他,致使夏言凌驾于他之上,做事都不看他的看法。于是,严嵩找到了在监狱的仇鸾——因为贪污骄横被曾铣举报后被下狱,让他写举报信,说夏言收了曾铣的财物,两人相互勾结。在明代,边官与京官相互勾结是死罪。于是,刚走到通州要回老家的夏言就被皇帝大人派人追了回来,连同曾铣一起被斩首。

刚正的夏言死了,他的敌党严嵩等人开始了真正掌握了嘉靖朝的要职,贪污腐败十几年,直到他的学生——徐阶,将严党彻底打败,明朝才在徐阶和张居正的努力下中兴!

    相关阅读

    • 中国最伟大的三个皇帝
    • 朱厚熜下一个皇帝
    • 如何评价万历皇帝
    • 隆庆帝
    • 万历晚年回忆张居正
    • 嘉靖帝严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