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网,钱包,古诗词,高速公路,防晒霜

大唐惊雷 苏定方,苏定方为大唐立下很多功勋,小说演义里为什么被黑的那么惨呢?


时间:

这篇文章是小可前时写就的,修改了一下,以供网友交流,不当之处,请有识之士指点。



苏定方投唐前先后为窦建德、刘黑闼效命,还是窦建德心腹重臣高雅贤的养子,而这几位都是唐军的最大对手,尤其刘黑闼,更把唐营中最得上下喜爱的猛将罗士信杀害了,堪称苦大仇深。苏定方在与唐军交手时也是不落下风,唐将虽多,亦奈他不得。说这些,无非强调一点:日后的苏定方在唐军中人缘平平,不为老一辈将领认同是事出有因的,甚至是必然的。



630年定襄大战中,苏定方是李靖的先锋官,是第一个冲进突厥大营的,算是立下头功。可萧瑀对李靖的一纸弹劾,说李靖纵兵大掠,旷世奇功就此蒙上一层阴影。那么,这件事是否真实呢?我认为不太可能,要有也不会是他。试问一位志在立下不世奇功的军事大家会在意这些战时的身外之物么?他眼里除了颉利的项上人头,别的根本无足轻重,这点在唐俭去议和,李靖却与李勣商定要仿效韩信旧事,奇袭擒酋可看出本心。那为什么一代明君李世民会受萧瑀的这份奏折迷惑了呢?我的推断是功高震主,或者说是功高难封吧。也正因如此,李靖落得个不赏不罚,那怕后来李世民封他做仆射,也无非金络圈,这点从诬指的萧瑀并未受到苛责严惩可见端倪。而苏定方,做为头一名冲进敌帐的折冲,虽说后来升做左武卫中郎将,可更多的是唐廷褒扬军功之意,而对其本人而言,真正的待遇是闲置,而且一搁就是二十余年,直到太宗身故之后。我判断:唐廷真要有他掳掠宝器的实据,死定了。这一点很重要,和后来王文度杀降劫财,他却无取一物一道印证了苏烈其人不贪财物的良好操行。



李靖是唐廷,甚至是历史公认的兵法大师,其著作之丰,战法之全,世无匹敌。军事天才李世民也是深知其能,旦有不解,常顾问之,故有《唐太宗与李卫公问对》一书。这样的一位军神存在,对于统治者而言,实在是痛并快乐着的一件烧脑事。是以太宗笃信侯君集时,曾命其向卫公请教兵法战阵,这就很好理解了。可问题是在军界眼热的兵法活宝矿那里,侯君集收获的不过三五成,而真传后来悉数为苏定方继承,李世民心底可就不大自在了:这么多旧部不教,这么多秦府旧属不教,非选这位刘黑闼的旧将!李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也罢,苏定方是不得不防了,冷板凳就坐到老子死的那天吧。



其余军界大佬也是深谙圣意,加上本就有些羡慕嫉妒恨了,这下苏定方不但在这帮大佬有生之日难有出头之日,甚至能否平安到老都是个疑问了。可一个有准备的人材还是等到了咸鱼翻身的机会,机会也真是在太宗去世之后才渐露曙光。



高宗继位之后,能征善战的将材日渐凋零,而唐帝国的战事随着他不可输给老爹的想法弥坚愈发泛滥。这里,开始要谈及许敬宗、李义府这两位品德不太高尚的高宗及武后的亲信大臣了。史书找不到苏定方与这二人交往的记录,但从各种史料可以看出许、李二人对苏定方的提携及臂助是他的授业恩师李靖所不能比的。这事可别怪李卫公,他是猜透了太宗的心思的,他要为苏定方举荐,两师徒都不剩一颗脑袋。所以,李靖给苏定方说得最多的不是兵法,而是自保之术:忍吧,往死里忍!



要说苏定方,也是真能忍,前后可是二十年呀!恩师去了,他依然等待机会,太宗去了,他可就认为是个机会了,总不能把一身本领带进黄土而无尺寸功名见诸史册吧。老师是唐军一代帅魂,所立战功彪炳千古,他得尽真铨,实在丢不起这个脸。于是我相信戚继光给张居正送壮阳之物的初始版就是苏定方与许敬宗!或许不是此类物事,也定是投其所好的进贡巴结。现实不得不让这位英雄低头,正是这一卑躬屈膝,奉迎当红仆射,我们才有机会知道历史上有苏定方这位能打大仗,将兵不输双李的一代军神!



日后,正是有了许李二人的提醒,高宗才知道朝廷之外还有这等遗材,那就试试看吧,于是655年春,新罗又被高句丽欺负之时,高宗命苏定方和程名振带一万人马去救急,效果还可以,大胜而归。立马拜授右屯卫将军、封临清县公。



紧接着要说的就是程知节领军征伐西突厥一事,苏定方在这次军事任务中的表现完胜高宗一直青睐的王文度,有不少史学人士认为王文度矫诏制兵大有内幕,对此我且不表态,但苏定方自此为高宗视为柱石却是有迹可循了。而次年由苏定方担任主帅后平定西突厥,更让其地位直追薛仁贵,仅次于李勣。也正是其风光无限之际,负责修撰《高宗实录》的许敬宗趁热打铁,将苏定方与庞孝泰并列为高宗朝军功一等,引起了朝中文武不满,毕竟老一辈将领的旧部及亲属很多因为前述原因看苏定方不顺眼不服气,这么一弄更认定苏烈与许李二佞狼狈为奸,里外照应,庞氏父子一十四口为国捐躯还自罢了,苏定方凭什么爬到几与李勣并肩的高度?!虽说许李二人此时得势,不好开罪,但帐记在苏定方名下是必须的,祸根自此种下。



接着还要再提起这个王文度,特赦除名的他三年后又重新起用,接手苏定方征服百济后的地盘,封为熊津都督。可他天生就是成全他人的命,没多久竟然病死了,而顶替他的就是日后打赢中日第一战的刘仁轨!而刘仁轨自后步步高升,后来籍着高宗不满许敬宗所修,让他重改史录的机会,生生将苏定方663年任安集大使,667年大败吐蕃十万,火烧布达拉宫的伟绩删去!



你们或许会认为此处是我瞎猜胡说,那好,先说火烧布达拉宫一事,敦煌史料为主的各类藏史记录多方互证,不容质疑!而从刘仁轨不顾国家大局,硬推与其不和的李敬玄挂帅出征吐蕃,落得大败而逃一节来看,刘仁轨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而他与许李二人素来不和,尤其李义府更是陷害他,致其罢官的仇人。而苏定方,早定好是许李的同党,轮到他掌柄,能落什么好?(刘仁愿,这个当年曾与我刘仁轨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不也被我不显山不露水地就排挤掉了么?苏定方什么货色,他打不赢的黑齿常之现如今成了我刘仁轨的鹰犬,终有一日,苏定方也必败在我手。)



当然,抹黑一代军神这么大的一口锅扣在刘仁轨一老头子身上是荒诞不经,严重不实的,他也没这等能耐,本意也只是打压一下。让我再写下几个名字:戴至德、张文瓘、赵仁本、杨弘武等,就是这一群高宗身边的近臣,瞒住了苏定方病逝一事,后来李治从别的渠道惊闻,既悲且怒地喷了他们一脸。可又有何用?!随着许敬宗的离世,刘仁轨等人在《高宗实录》上偷删强改,秋后算帐已是无人可挡。李治的病越来越严重,连看奏章都须武后代劳,还有谁去管一下朝廷上下对邢国公的诸般妄论,口是心非呢?武则天?她在谋朝篡位,一心组织刀笔吏为自己张目,苏定方与她何干!谁爱抹黑谁干,干出水平的还可以加入来俊臣等酷吏一伙,别和她提什么功过是非,在她眼里不值一提,无字碑便可知其心迹!



当一个人的对手是身世的烙印,百官的非议,历史的失实,人性的虚伪,世道的复杂,错误的叠加,除了沉默还能怎样?!



苏定方,一个史上战功最多的大唐军王,他做到了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自己的理想,无愧于自己的才华。这已经很足够了。



注:感谢图片作者!

悲剧原因之一:就是《隋唐演义》主要说的就是隋朝末年那一段,小说塑造的正面人物当然是李世民,秦琼这些人,而年轻时的苏定方先是跟随窦建德,后随刘黑闼,是李世民的敌人,是反面人物,自然不会被塑造一个好的形象;《罗通扫北》呢延续着《隋唐演义》的人物设定,于是苏定方就在往后的小说中人物形象彻底定型。

    相关阅读